空难日

海渊。:

SoSongs:

田罐头: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补交的生贺。我研小天使开心快乐长命百岁!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我坐在靠窗的位置上。对面已经坐了一个人,紫头发,穿着一身好品味,读一本NASA专题的杂志。电视里美国发射一枚去往金星的火箭,火尾壮烈像颗坠地的流星。二十年,五十年,或者百年之后,我们的殖民地遍布银河。新出生的一代,他们对地球没有经验和爱憎,只在科教片和书本上认识一个垂老的故乡。那个时候世界会变得更好吗?会变得更正确吗?会唆使异见者残杀吗?还是更坏更恶,火箭上天人类轰隆一声落地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他们挑选了一个特殊的日子发射这枚火箭。十多年前的今天,哥伦比亚号坠毁了。我已经记不得十多年的事儿了,我的脑子出过一点问题。什么都忘了。过去和未来对我来说都像骗局。人生的两端有无数可能性,我活在他们中间的缝隙里。我可能来过这家咖啡馆。我可能爱上过女服务生,因为她煮咖啡的手艺好到让人落泪。我可能因为来过这么一个咖啡馆,误了终身。我可能在这个地方死过一次又活过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也可能我来过这里,然后什么也没有发生,我并不曾成为悲剧的男主角,成为了亿万动荡可能性里最平庸的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我问同桌的男人,杂志借完可不可以看我。他惊讶得几乎跳起来,手指擦在我手背上,冰凉凉,像个还魂的死人。他说,你......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你认识我吗?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我眼睁睁看见他又从血肉枯萎成了白骨。他说,不,你和我一个朋友很像......你是做什么的?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我没说话,心虚地看看自己的手提箱。他何等聪明,立刻明白了我是白鸽。但他好像知道了更多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然后我们再没有说话。他看着杂志,眼泪一粒粒砸在书页上。我问他,你怎么样?你还好吗?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他站起来说,没事,我没事,我只是看到那篇纪念哥伦比亚号的文章。勇敢的人总是不得好死。而不得好死的人又总是互相吸引。他把杂志放在我面前说,你看吧,不用还我了。然后转身踉踉跄跄走出去,像个亡命之徒。也拟哭途穷,死灰吹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我望着他走出去。我恍然想不起来今天是何年何月何日,是梦着还是醒着,我是谁,在哪里。有个声音对我说,不对,你们不应该是今天这个样子,你们之间理应发生更多。我看见天空和墙壁正在倒塌,另外一个更大更绝望的世界在我面前袒露胸怀。我看见我自己倒映在玻璃上的脸开裂,轰然倒下像一座危房。我想起他落井下石过。想起他爱过我,不知真心还是假意。想起我们穿过刀剑地狱,最后还是没交付此身,想起那个晚上他请求我,请求我自己给自己一条活路。他声音里的绝望把他的骨肉都融化了。想起我们之间有许许多多的路可走,但没有一条道路说,你们能够相爱。甚至我们之间那么多龃龉都被擦成了白纸,只留下橡皮头上一点点可怜的热量。没有大爆炸,一个宇宙的可能性死在襁褓里,我们之间只有寒冷,黑暗和真空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我想喊他的名字。我在大风里努力张开了嘴。我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能喊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
评论
热度(38)
  1. 但是他不明白海渊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避雷针海渊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法玛Tripines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深夜食糖
  4. 海渊。Tripines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白夜极昼头孢配酒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三雪松头孢配酒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Tripines

© 避雷针 | Powered by LOFTER